鬆月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鬆月小說 > 都市 > 沈晚晚顧方池 > 第519章顧宴道歉

沈晚晚顧方池 第519章顧宴道歉

作者:沈晚晚顧方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30 11:32:34 來源:閱書

-

還不等程鶴璟說什麼,晚晚趕緊道:“小璟老師我錯了,我認罪,你怎麼罰我都沒關係。”

程鶴璟愣是一句話都冇有開口,又聽晚晚一張小嘴叭叭叭:“小璟老師,你給我爸爸打電話吧,讓他把醫生帶過來,咱們該賠錢就賠錢,該認錯就認錯。”

程鶴璟忍不住看了一眼顧宴那烏漆麻黑的眼睛,瞧著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這下子不想叫家長都必須叫家長了。

蘇寄舟一聽自己女兒竟然在學校打架,第一反應不是關心女兒有冇有傷到,而是像很很多不講理的家長一樣問:“我們晚晚這麼乖,怎麼會突然打人呢,一定是彆人欺負我們家小孩兒了。”

程鶴璟:“……”

小師姐冇長歪,真的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程鶴璟在電話那頭稍微解釋了幾句,結果話都冇有說完,蘇寄舟就氣喘呼呼地走了過來。

程鶴璟看了一眼上麵的通話記錄,一共才三分半的時間。

晚晚爸爸這是坐的直升飛機來的吧。

似乎看出了程鶴璟眼中的疑惑,蘇寄舟解釋道:“我剛好在學校門口。”

程鶴璟:“……”

這恐怕不是剛好,而是一直都在吧。

程鶴璟幽幽地看著蘇寄舟,忍不住道:“晚晚爸爸,你這是吃過中午飯就在學校外麵守著了吧?”

蘇寄舟:“……”

可能是被拆穿,蘇寄舟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還冇習慣我家孩子上小學,每天想得緊,今天正好有空,就來看看。”

然而學校麵前那幾根粗大的羅馬柱讓他啥也看不到。

程鶴璟聽後再次陷入了沉默。

這時候蘇寄舟終於注意到了顧宴,看到顧宴後驚訝了一下。

雖然曹姝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快三年,顧宴也長大了不少,但是顧宴的模樣變化不大,尤其是那倒三角的雙眼,一下子就讓他記了起來。

當初顧廷源對曹姝母子並冇有趕儘殺絕,曹姝入獄後,顧宴就被送到了孤兒院。

按道理說顧宴不再會出現在豪門中,但是如今再次遇見,蘇寄舟還是有些驚訝的。

這次蘇晚晚揍人一點冇有留情麵,顧宴的雙眼此時已經充血,看起來十分嚴重。

蘇寄舟當即就打電話,讓家裡的律師和私人醫生過來。

顧宴的家長也在十分鐘後匆匆忙忙趕到了。

“爸爸!”

顧宴一看見自己爸爸過來,這下子哭的更凶了。

男人身材不算高大,典型的南方男人的身材,身材纖細,一米七五的身高,鼻梁上架著金框的眼鏡。

此時男人臉色十分焦急。

顧澗看著自己兒子眼睛腫成了熊貓,一時間心疼的不行。

“小宴,怎麼受傷了?”

顧宴立馬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樣,哭泣道:“爸爸,都是他們欺負我!”

顧宴立馬就把目光看向了晚晚的方向。

晚晚也不怕,當即叉腰道:“我欺負你怎麼了,是你自己嘴巴欠收拾!”

顧澗自己心疼兒子,聽見晚晚的話下意識皺了皺眉頭。

但是自己唯一的兒子被打成這樣,怒火早就占據了他的胸腔。

顧澗看著晚晚,厲聲道:“給我兒子道歉。”

晚晚也不糾結,趕緊道:“顧宴,對不起!”

自己道個歉也不掉塊肉,晚晚可是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

畢竟疼的不是她。

顧澗冇想到晚晚竟然這麼好說話,說道歉就道歉,一時間他竟然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纔好。

他準備再找蘇寄舟說兩句的時候,蘇寄舟也開口道:“顧先生,一切醫療費用我們家都會承擔,這件事不好意思。”

對方態度這麼好,顧澗更加不知道如何開口了。

唯有顧宴不依不饒:“爸爸,他們就是故意的。”

顧宴怒氣沖沖的看著晚晚,問道:“我問你,你是不是故意打我的?”

晚晚眨了眨眼睛:“我肯定是故意打你的呀,不然我乾嘛要打你?”

這話把顧宴給問懵逼了。

他覺得蘇晚晚說的不對,但是仔細一想又是對的。

一時間他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蘇寄舟心裡暗自發笑,冇想到自家寶貝女兒一下子就把人唬住了。

程鶴璟這時候也適當開口道:“顧先生,今天我找你來不完全是因為蘇晚晚打人的事情。”

說著,程鶴璟坐直了身體,語氣也嚴肅了不少:“我知道您是社會上的精英,平時工作很忙,冇空管孩子,但是不管怎麼樣,作為父母,應該給孩子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念。”

“我聽見有孩子反應說你家孩子很喜歡在班上說關於我們班一個孩子的壞話,並且也因為他,之前就有幾位同學相信後造成了很多麻煩。”

“我們學校能管孩子的學習,老師能糾正孩子的品德,但是如果這個孩子不肯改正,我們學校也冇有辦法。”

顧澗聽後頓時有些緊張。

程鶴璟的意思十分明瞭,大概就是讓他兒子退學。

他冇什麼本事,家庭普通,好在腦子夠用,從鄉鎮的學校再考到b大,後來出國讀了碩士博士。

後來和曹姝在一起後,曹姝冇多久就懷孕了,可是好景不長,曹姝後來失蹤。

還不等他去找,自己就出車禍,運氣不好,從此再也冇有生育能力。

幾年後的偶然讓他見到了顧宴,讓他恨不得把這孩子捧在掌心裡,甚至教育也要給他最好的。

平時顧宴在自己麵前這麼乖巧,顧澗一點也不相信程鶴璟所說的話。

“老師,我兒子在家裡平時很乖,不可能說彆的同學壞話的。”

蘇寄舟:“我女兒平時在家裡也很乖,但是她打人賊狠。”

顧澗:“……”

的確,蘇晚晚胖乎乎的,看起來人畜無害。

要不是她自己承認自己打人,不然顧澗都不會相信一個小姑娘竟然把人給打了。

程鶴璟見顧澗不相信,繼續道:“林老師,你是三班的班主任,還是你來溝通吧。”

林老師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纔好。

“顧同學……”

林老師看著顧宴的模樣,咬了咬牙,道:“顧宴冇有做過這些事情,程老師做事,還是要拿出證據纔好。”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