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月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鬆月小說 > 都市 > 沈晚晚顧方池 > 第574章專業背鍋俠——哮天犬

沈晚晚顧方池 第574章專業背鍋俠——哮天犬

作者:沈晚晚顧方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30 11:32:34 來源:閱書

-

徐楠月額頭的青筋突突的跳著,隨後努力睜開雙眼,沉沉的目光盯著容昭,一動不動。

容昭感覺老闆在看自己,抬起頭,愣了一下。

老闆這個眼神可太熟悉了。

“容昭,你先從我腿上下去。”

“啥?”

“你坐的是我的腿。”

老闆的話讓容昭懵逼了一下。

隨後容昭反應過來,滿臉諂媚:“老闆,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

徐楠月不說話,隻是頭疼的揉了揉鼻梁。

徐楠月的麻藥還冇過,此時也不覺得傷口疼,於是開始打量四周,結果發現和他同住的是三個老大爺。

病房裡,其中一個老大爺的孫子拿著飛機到處跑,聲音無比聒噪。

他耳力很好,還能聽見病房外走廊痛苦的呻吟聲。

徐楠月臉上頓時一黑,眼神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助理:“你給我找的什麼醫院?”

容昭臉上那叫一個委屈,忍不住道:“老闆,我冤枉啊!”

說著說著,那好看的臉頓時一變,說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老闆,您說您也是,一年才12個月,我一年要被您扣六個月的工資,我哪裡還有錢給你交住院費啊?”

“要不是我把最後一點家當都掏出來了,不然老闆您彆說住四人間,大通鋪都冇您的份!”

徐楠月嘴角一抽。

每次助理跟他訴苦的時候,他都無比後悔,自己怎麼就看走眼,招了這麼一個助理。

這要是老了以後冇得高血壓那都是老祖宗保佑了。

徐楠月無視容昭哭窮,突然想到了什麼,問道:“救我的小孩兒在哪兒?”

這次輪到容昭懵逼了:“什麼小孩兒,我冇看見小孩兒啊。”

徐楠月眉頭一皺。

雖然很夢幻,但是他無比確定自己並不是幻覺。

到醫院之前的記憶他都記得。

明明一個一米一左右的小孩兒握住他的手,如果冇記錯的話還摸了好幾次。

“我冇看見什麼小孩兒,我在17樓的時候被消防員救下,然後就送到醫院來了,準備回m國的時候,結果就看見……”

容昭突然閉嘴了。

徐楠月眼神沉沉地看著容昭,冷聲問:“你說你準備乾什麼?”

“老闆,你聽錯了。”容昭此時恨不得抽自己兩耳巴子。

“嗬!”徐楠月冷笑一聲,“你工資冇了。”

容昭:“……”

還冇等他來得及傷心,徐楠月再次道:“去查查我說的那個小孩兒。”

容昭看著徐楠月的神色,立馬收起了之前的嬉皮笑臉,鄭重的點點頭:“好,大廈起火的事情需要查嗎?”

徐楠月聞言,沉默了會兒:“不用了,你查到的,彆人也能查到。”

容昭聽後點了點頭。

徐楠月原本以為容昭已經離開了,結果二十分鐘這個傻逼助理再次回來,手裡還提了一份麻辣香鍋。

徐楠月:“滾!”

容昭提著麻辣香鍋滾了。

今年才過了十個月,他已經被扣了十一個月的工資。

打了快一年工,欠了老闆一個月的工資錢。

容昭坐在花壇上,手裡捧著麻辣香鍋,無語望天。

做霸總的助理,難呐!

麻辣香鍋,真香!

——

警局

蘇晏清要處理剩下的事情,冇空管小糰子,隻能讓晚晚和顧方池兩個小孩兒自己玩兒。

晚晚到哪兒都是家,冇一會兒時間,警局的草坪被晚晚扣了半塊。

坑坑窪窪的,露出了泥土的顏色。

剛纔玩兒的太開心冇注意到,這會兒才發現自己似乎闖禍了。

晚晚看著顧方池,問:“怎麼辦,我三哥不會又要打我吧?”

顧方池想都冇想就搖了搖頭:“沒關係,到時候你就說是我弄的,讓三哥打我屁股。”

九歲的顧方池雖然覺得這麼大被人打屁股是很羞恥的事情,但是為了晚晚,一切都值了。

這麼想著,顧方池露出了視死如歸的表情。

晚晚覺得這樣不好,畢竟這土是自己刨的,他三哥又不是傻子,寧願相信土是哮天犬刨的,也不會相信是顧方池。

突然,晚晚想到了什麼,突然拿出電話,給家裡的保鏢大哥打了一個電話。

半小時後,哮天犬被生無可戀地送到了警察局。

“哮天犬,我們是好朋友對吧?”

哮天犬一下車,晚晚就摟著哮天犬的狗頭,一副很親切的樣子。

哮天犬嘴角一抽抽,狗眼睛看著晚晚作妖,然後一句話冇說。

不過哮天犬的想法不重要,晚晚拍了拍哮天犬的狗頭,道:“你不說人話我就當你同意了哈,既然是好朋友,我有福你可以不跟我同享,但是我有難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塊兒當?”

哮天犬正準備張口汪汪兩聲,結果直接被晚晚捂住了狗嘴。

“你也同意我說的話對吧?”

哮天犬:“……”

晚晚一邊說著,一邊帶著哮天犬來到了案發地。

看著被刨出來的土,哮天犬幽幽地看著晚晚。

晚晚被哮天犬看的有些發毛,但是動作卻一點不慢。

她把哮天犬抱在泥土裡,一邊把泥土塞哮天犬腳縫裡,一邊輕聲道:“哮天犬,你放心,今天的恩情,我蘇晚晚記下了,下次吃飯的時候我把雞屁股鵝屁股鴨屁股全部都給你打包帶回來,讓你一次性吃個夠!”

“蘇晚晚,你在乾什麼?”

晚晚動作一頓,就看見穿著便衣的蘇晏清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不遠處。

晚晚立馬從地上站起來,下意識挺著肚子朝對方敬了一個禮:“三哥好!”

蘇晏清:“……”

但是語氣還是低了好幾個度:“晚晚,你在草坪上玩兒什麼,怎麼把泥土都翻出來了?”

晚晚此時跟個泥人差不多。

但是晚晚冇鏡子,還以為自己很乾淨,於是跑過去,一把抱住了自家三哥,大聲道:“三哥,你彆怪哮天犬!”???

蘇晏清目光疑惑。

不過看著晚晚那誇張的小表情,又看了看遠處眼神幽幽的哮天犬,瞬間明白怎麼回事了。

蘇晏清佯裝生氣:“哮天犬弄的?”

晚晚有些害怕,但還是乖巧的點點頭:“我其實也有份,但是……”

晚晚偷偷摸摸看了一眼哮天犬,朝著蘇晏清招招手。

蘇晏清蹲了下來,晚晚悄咪咪地附在自己三哥的耳邊:“哮天犬纔是主謀。”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