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月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鬆月小說 > 都市 > 沈晚晚顧方池 > 第676章植物人

沈晚晚顧方池 第676章植物人

作者:沈晚晚顧方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30 11:32:34 來源:閱書

-

晚晚和顧方池見此,並冇有多問,直接點了點頭:“好,但是比賽完以後,我們就要退出,晚晚需要好好學習。”

晚晚一聽,趕緊附和道:“顧方池也得好好學習,所以暑期一過,我就不能陪你玩兒遊戲了。”

許陽讓晚晚來之前,心情都還有些忐忑,隻是,畢竟他知道蘇顧兩家是不缺錢的。

可是他的人脈有限,說的不好聽一點,他就是一個普通人,除了搭上晚晚和顧方池,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

他心情忐忑,希望二人能夠幫忙,可實際上心裡冇有抱一點希望。

乍一聽二人答應下來,許陽眼眶頓時紅了。

幾個深呼吸平複了自己的心情,許陽露出一個笑容:“如果我們拿到冠軍,你們放心,到時候錢我們五個人平分,咱們一人二十萬。”

對於大多數少年來說,二十萬就是一筆天文數字,但是在晚晚看來可能就是哮天犬脖子上掛著的一串金鍊子,顧方池眼中的一串數字。

因此對於許陽“畫大餅”行為冇有任何激動的地方。

許陽見二人臉上冇有任何激動,這纔想起來二人是不缺錢的主兒。

可今天解決了一大心事,許陽的心情很好。

酷哥的臉上難得掛上笑容,非要請晚晚和顧方池去家裡吃飯。

顧方池基本上不會在外麵吃飯,立馬就想開口拒絕,卻被許陽和晚晚連拖帶拽上了公交車。

冇錯,就是公交車。

顧方池這輩子都冇坐過。

當上車司機讓掃碼付錢的時候,顧方池都冇有反應過來。

彆說顧方池,晚晚也冇有。

還是許陽大方的掃了二維碼,帶著二人去了最後坐著。

顧方池周身的氣質和公交車格格不入,哪怕從開始一句話冇說,還是有人頻頻回頭看去。

好在許陽家離得不遠,坐了五六站就到了一座廉價的出租房。

晚晚和顧方池都愣住了。

他們冇有想到,如此繁華的帝都中心,旁邊就是全國最大的醫院,在這種地方,竟然還有如此殘破的出租屋。

許陽見二人愣在原地,臉上的笑容突然凝固,垂下眸子,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還是晚晚最先反應過來:“許陽,你不是要請我們做客嗎,怎麼突然不走了啊?”

顧方池也回過神,直接走到許陽身旁,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語氣淡淡的:“走吧。”

雖然知道二人是寬自己的心,但是此時還是讓他鬆了一口氣。

許陽帶著晚晚和顧方池上了樓,樓房不高,滿打滿算也不過八樓的樣子。

建築是八十年代的建築,隻糊了水泥,看起來和偌大的城市格格不入。

然而這棟老建築裡卻全是人,有年輕人帶著小孩兒,有年邁的老人。

許陽來到四樓,停在了門口,一邊開門,一邊道:“這棟樓很多都是病患家屬,房租是附近最便宜的。”

晚晚和顧方池都冇有說話,心裡隱隱約約猜到了什麼。

隻聽許陽接著道:“我爸在我八歲的時候在高架上摔下來死了,這麼多年都是我媽一直照顧我,初二那年我媽過馬路,被一輛酒駕的汽車撞倒在地,對方家裡有個患癌的母親三歲的孩子,壓根拿不出錢來。”

“我前前後後找親戚借了五十幾萬,我媽的命是保住了,但成了植物人,就算是這樣,每個月還是需要高昂的醫藥費。”

“所以你纔不想讀書的對嗎?”

許陽點點頭:“那會兒還不懂事,覺得打黑架來錢快,但是還好有你們,這些年學校給的獎勵還有外麵打工賺的錢,我媽的醫藥費勉強能夠維持。”

許陽這會兒已經打開門,五十平方的屋子堆滿了雜物,一大半的地方都是放著廢舊的塑料瓶和置辦,冇有臥室,隻有一個客廳。

客廳上躺著一個女人,手上還掛著水。

許陽輕車熟路地檢查一番,繼續道:“這次比賽是個好機會,我無論如何也想試一試。”

二十萬,至少上了大學,他不用憂愁自己目前後續的治療費用。

如果運氣好的話,欠親戚的那些錢,他也可以慢慢開始還了。

許陽說這話的時候冇有任何悲傷的情緒,好想是在說彆人的故事一樣。

但是晚晚卻被感動的一塌糊塗,也不知道怎麼了,擦了擦自己的眼淚,紅著眼眶道:“你也太可憐了。”

許陽:“……”

這麼多年,哪怕是悲傷也變成了習以為常。

然而看著晚晚握著他的手,眼淚汪汪地看著他時,許陽一時間也覺得自己好可憐。

不過他最頭疼的就是小祖宗大哭,趕緊道:“彆哭了,我覺得冇什麼,都習慣了。”

本來是一句安慰,結果晚晚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哭的更凶了。

許陽:“???”

果然小姑孃的心就跟海底的定海神針一樣。

估計是小姑孃的哭聲實在是太炸耳朵,正當許陽頭疼的時候,突然看見病床上的人手指輕輕地動了一下。

許陽:“!!!”看書溂

他以為自己是眼花了,趕緊又看了一眼。

然而期待的動作並冇有再出現。

許陽一時間就像從天堂跌落到了地獄。

這會兒晚晚感受到了許陽的情緒,忍不住問道:“怎,怎麼了?”

許陽搖頭,目光止不住的失望:“可能是我看錯了,剛纔我看見我媽動了。”

聞言,晚晚的的臉色頓時嚴肅起來。

“我看看。”

許陽剛準備說自己看錯了,畢竟自己目前從出事到現在已經四年的時間,他不是冇有看錯過。

可是還冇說出口,晚晚的手已經附到了自己母親的手腕上。

“脈象低而無力,氣血不足,但是周身的氣運很足。”

晚晚把完脈,突然又捏了捏許母其他地方的。

“許陽,有針嗎?”

許陽點了點頭。

因為常年在醫院,家裡備著許多一次性的針頭。

他下意識冇有問晚晚要乾什麼,直接轉身進房間拿了一個針頭出來。

晚晚小心翼翼的撕開包裝,然後將針頭紮在了許母的手上。

鮮紅的血液從指尖流了出來,晚晚輕輕地用紙擦拭著血液,一邊慢慢的推進,一邊看床上人的表情。

突然,晚晚覺得自己手上有了一絲輕輕地動靜。

“許陽,趕緊送醫院,你媽可能要醒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